登陆

卖肾,买肾!起底猖狂的“人体器官暗盘”

admin 2019-07-04 24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这是一条完好、活泼、杂乱的地下产业链——有人专门活泼在医院寻觅器官供体,有人担任安排为器官供体和受体进行各种查看,有人专门担任联络医院手术室,有人专门安排医师暗里进行不合法器官移植手术……

  这是一场关乎生命、法令、人道的实践比赛——近期,湖南省警方与医疗卫生部分组成的专案组,奔赴河北、河南、江苏、湖北、广西等地,历时3个月,行程数万公里,成功打掉一个人体器官移植黑中介团伙。而这个团伙的毁灭,暴显露的仅仅是器官暗盘的冰山之一角。

  黑中介“换肾一条龙”,层层“扒皮”近10万元

  2018年7月27日,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被告人薛某某、冯某某等8人涉嫌安排出卖人体器官罪一案,岳塘区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撑公诉。

  湘潭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办案民警王鑫介绍,江苏淮安人黄兴(化名)身患尿毒症,201袁阔成2年在南京某医院查看期间结识了自称有肾源的“李哥”李闯(化名)。

  20卖肾,买肾!起底猖狂的“人体器官暗盘”17年5月底,黄兴打电话给李闯,李闯答复换肾费用为50万元。然后,李闯易手给薛正东(化名),商定换肾费用40万元。薛正东又打电话给冯远传(化名),由冯远传担任联络手术医师和供给肾源,商定手术医师费用18万元包干,供体中介费1.5万元,供体卖肾费4万元。

  “接活儿”后,冯远传打电话给李放(化名),由李放担任安排手术医师,并商定手术医师包干费11万元。冯远传再经过器官移植QQ群联络到供体中介,由中介将供体张一凡(化名)“发货”到长沙的薛正东处,薛正东将供体“圈养卖肾,买肾!起底猖狂的“人体器官暗盘””在湘雅三医院对面一家小旅馆里。

  随后,李放经过一些网络交际软件,联络到手术主刀医师,再经过中介小周联络到麻醉师和手术帮手,并商定主刀医师手术费6万元,麻醉师和手术帮手的费用合计3万元。

  在此过程中,“二传手”薛正东单独驾车至湘潭寻觅手术场所,发现湘潭市岳塘区“华裔中医医院”处于歇业状况,且比较荫蔽,符合做地下肾脏移植手术的条件。随即,薛正东找到医院的暂时担任人,约好租借三楼手术室,租赁费为3万元。

  尔后,因肾脏移植手术失利,黄兴向薛正东索赔40万元,薛正东等人退付近20万元后就开端躲避付出余款。黄兴在索赔未果的状况下,便向湘潭市市长热线告发。由此,这条荫蔽的换肾产业链才得以浮出水面。

  “人体器官暗盘”显露冰山一角

  警方介绍,此案违法团伙横跨多个省份,除了最终手术场所坐落湘潭市以外,供体、受体、手术医师及黑中介均不是湘潭本地人。违法团伙之间彼此隐秘身份,环环相扣,分工协作,身上均带着多个冒用别人身份处理的手机卡和手机,每做完一次案,便将手机和手机卡丢掉,反侦办知道极强。

  “侦办中发现,此案违法团伙与北京、河南、湖北等地的安排出卖人体器官的黑中介联络亲近,构成触及全国10余个省市的违法网络。黑中介之间以虚伪身份单线联络,经过互联网招募活体器官供给者,然后在医院、互联网上寻觅需求移植器官的患者,从中牟取暴利。”王鑫说。

  记者在我国裁判文书网上发现,自2011年安排出卖人体器官“入刑”以来,北京、陕西、河北、浙江、福建、湖北、广西等省区市均有适用这一罪名的判例呈现。比方,2014年8月,迄今为止我国最大一同不合法生意人体器官案子在北京市榜首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15名被告人包含安排者、中介、经纪和4名医护人员,北京304医院卖肾,买肾!起底猖狂的“人体器官暗盘”泌尿外科深度涉案,被告人郑伟等人共不合法生意人体肾脏51个,涉案金额达1034万元。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普外器官移植科副主任医师司中州以为,湘潭警方破获的这起案子及近年来各地法院判定的相似案子,仅仅揭开了“人体器官暗盘”的冰山一角,实践地下买卖状况或许愈加触目惊心。

  器官供需缺口大,多措并重遏止暗盘生计空间

  据了解,现在全国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主刀医师仅百余人,能做心脏、肺移植手术的主刀医师更是少量。而在器官暗盘中,为受体进行手术的医师许多底子不具备施行器官移植的手术资质,危险极大。

  湘潭市卫计委副主任张星煌剖析,这类违法团伙经过网络交际前言,物色经济条件较差、年龄在20岁左右的器官供给者,诱导供给者自愿贱价出卖人体器官,且在无任何医疗保障办法的状况下进行活体器官移植手术,不只严峻打乱医疗和社会秩序,也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构成损害。

  “人体器官暗盘”猖狂,首要是因为器官源缺少,患者及家族对不合法器卖肾,买肾!起底猖狂的“人体器官暗盘”官移植手术的危险及违法性缺少知道。部分黑中介使用患者和家族病急乱投医的心思,诱导供需双方从事不合法买卖,从中获取暴利。

  司中州以为,受制于多重要素影响,我国公民自愿捐赠器官率较低,加之从2015年起我国全面禁用死囚器官,器官移植供需之间的巨大对立在短期内难以得到有用处理,这给器官暗盘的存在供给了繁殖的土壤。原国家卫计委等部分统计数据显现,我国每年大约有150万器官衰竭患者,其中有30万患者适宜器官移植方法医治,但每年仅有1万多人能得到器官移植救治。

  因为供体太少,受体经过正规途径一般需求等1.5年至3年才干如愿,部分患者在等候中失望逝世。一位患有肾衰竭的患者说:“我靠透析保持生命,一直在等候适宜的肾脏做移植手术,现已等了3年了,还没有比及适宜的肾源。”

  受传统观念影响,许多人不愿意捐赠器官。湖南一位器官捐赠者的妻子告知记者:“老公事故逝世后,我挑选将他的肾脏等器官捐赠出来,抢救别人的生命,但这件事我不敢告知老公的亲人,怕他们骂我。”

  关于人体器官不合法买卖,办案民警和医学专家以为,在治标层面上,公安机关应加大冲击处分力度,深挖不合法器官买卖黑中介网络,在全社会构成强壮的震慑力。治本之策,则是要完善公民自愿器官捐赠系统准则规划,大力拓宽合法捐赠器官的来历途径,根除人体器官暗盘的生计土壤,紧缩其套利空间。此外,相关部分应该强化普法宣扬警示教育,让患者和家族充沛知道到不合法器官移植的巨大安全危险和损害性,防止其遭到不法分子的诱导迷惑。(半月谈记者 帅才 刘良恒)

  • 欧市盘前COMEX贵金属震动上行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